求仁得仁

此博已弃  多谢抬爱请勿流连   世人皆叹中华气度尽失   如今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抄袭逼的弃了三博客  长博已删净 是最后一丝气性   人可无才不可无德   抄袭无耻无德  望众知   中民的那位森林少年  如果你能看见这段话请你继续努力   为中华的未来努力着   我惦记着你   望你好

你之于我,分明又是滚滚东逝之水,难见岁月偶回头了。

最难莫过全身而退

昨天是外婆的三周年祭日。我远在北国之北,并没有回去见她。

另外,我知道坟里是白骨,不是她。昨晚梦见她了,像是安慰我一样。

事死如事生。

这学期马上就过完了,我在荒废我的人生。去年在一张书签上写了光垂休铭四个字,现在已经忘了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许多时间浪费在谈情说爱上,我觉得自己起码庸俗低劣了五个档次。

时常觉得除了死亡和季节,没有什么好去思考或者赞美的事物了。

有点阴冷的夏天。心情糟糕。缺乏锻炼和学习。涂了咖色的指甲又掉了,一块一块的。走路飘忽,碰见友善的同学打招呼要顿三秒反应过来她是谁。睡了一上午和一下午,吃了许多西瓜。前面有情侣蹦蹦跳跳的打闹着走。想死。

最近经常会想“如果是我妈妈,她二十岁的时候遇见这样的事会怎样呢?”“死掉我的手稿和众多不能见人的秘密是不是就要被发现了?”“他们会选哪张做遗照呢”这样的事。想吃甜食,买来却没胃口。

大概是五月病吧。

苦海滔滔孽自召,迷人不醒半分毫。

大概是例假快到了心思惆怅,一点点火星都能燎起荒冬留下的野草。小时候,外公是经常带我们去野外山坡上”开荒“的,看着枯草变黑,燃尽大半个山坡,我深深的热爱着那个火烧火燎的味道。我和哥哥妹妹弟弟在山坡上奔跑跳跃。没有脱去棉衣的我们在三月里,也在人生的三月里尽情欢呼,所有的不快都是一颗糖可以解决的忧愁。

外公不行了,走不动了,逞强的坐着电动轮椅想往远处走。央求着儿女能开车带他出去一趟。他再也不是步伐矫健,独自在四点钟登顶看日出的那个精神抖擞的白发智者了。前两天的通话,母亲跟我讲准备带他去洛阳看牡丹,说他老了,不一定还能看几次呢。

想到生,又想到死。某些角度我的脸看起来很艳,颜色令我自己反感。期盼着...

Fate/Stay night A.OST 川井憲次

人为蝼蚁。

The Best Of Kitaro II 喜多郎

日本人眼中的大宋王朝  睡前长久听得一首

下午时男朋友坐在车上甩给远方的也在车上的我一首歌的链接

是他经常听的尧十三的我想念你

弦拨的也都是绝望的我想念你

刚才去找下载时发现全名是我想念你一如独自撸管的悲伤

尧十三他太绝望了虽然我俩也同样是绝望的生物

你分开了双腿 在看着我  我看见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  

你分开了双腿 缠绕着我  我感觉到了你的呼吸是那么脆弱

所以  天亮了  晚安吧

今天是2015.1.25  一个阴天  五摄氏度   依旧没有雨

下午两点  下了床又回到床上  循环着范宗沛的杨柳  蛮喜欢的一首曲子

有时候是无比理想主义的人,渴望为至高无上的信仰奉献出肉体。却没有什么信仰。又时刻为着一件昂贵的漂亮衣裳缠着父亲。落后于同龄人的时尚半个节拍,却又在某些细小的被肯定被认同被发现中得到极大满足。

没有什么话好说,许多日子就是这样过了,就是听着张火丁的西皮流水随随便便泡上旧茶叶就能在老藤椅在阳台上过一下午的颓废者。今天天阴的厉害,刚才心里乱...

一喜一悲一抖袖,

一跪一拜一叩首,

一颦一笑一回眸,

一生一世一瞬休。


有点艳俗的句子,却也…蛮动人。

江山满眼今非昨,纷纷木叶风中落,盛衰空见本来心,半镜流年春欲破。 溅血惊尘后的秋风庭院,仿佛鸣钟又被谁奏响,从儿时的迷恋和蝉翼般脆弱的现实,这帝国不是你的,我也不是。

---关于太平的脑洞

和平之月·明天 贾鹏芳

作业都没写还在摸鱼

当代音乐馆-配乐系列-范宗沛与孽子 范宗沛

你我都如孽子。

你看,这是片十月的黄叶子。

中庭里排着两列石榴盆景,盈白月光下清一色的碧叶朱果,夹杂几株茉莉,雅白别致。墙边是一径挺拔的美人蕉,姿态大方,盈盈而立,绽开了罕见的赤红藤黄双色花瓣,两侧的抄手游廊蜿蜒曲折,别有意趣。他站在书房外,端详着院子里唯一一棵西府海棠,少时栽下的,如今已是枝叶繁盛,苍翠成堆,筛落一地细碎月光,像打翻了的银浪花,夏秋交际,隐约能嗅到金果芳香。他心下蓦地明朗,立在中庭,摆开绸扇不着戏袍,就着清风朗月,张口便是袅袅的戏腔,在庭院中萦纡回荡。

两千年前支娄迦谶穿越万水千山来到洛阳,心里想的是什么呢。倘若五阴炽苦,那你又做如何?

“鹊噪夜来桂子落,起寻拾得先生书。”

星になった少年~Shinning Boy&Little Randy~ 坂本龍一

“你爱我吗。”说完我独自离去,又转回来时的那一条巷子。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想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但有些喜欢的情节,短暂琐碎,没有办法说出来。而且其中跳跃着不讲道理的时间,忽明忽暗,记忆里的光线从不稳定,雨一下就没有尽头。梦里与我同行的人,一会儿是A一会儿是B,我们拼命追寻一份安眠。”

我自私 怯弱  无力  冷漠

拥有弱小者易犯的所有错

明天大雪  一如黄梅南柯


他们喝了许多酒
他们还想去唱歌
他们是怎么死的
他们为什么没有从醉生梦死的幻觉中醒来


楚水悠悠流如马, 
恨紫愁红满平野。 
野土千年怨不平, 
至今烧作鸯鸯瓦。


茶凉了   我要走了    手炉你拿着吧   我不用了


© 張張張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