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

看大宅门又泪奔。白三爷吞老烟膏走了,白景琦抱着他过街穿巷。

又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

“我这中国人吃喝嫖赌,就是不当汉奸,不当亡国奴。老七,昨个三叔我去百花楼会朋友,喝花酒没给人家钱,这种债不能欠呢。”

“看那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评论
© 張張張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