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

延维



头发这东西本是无用之物。割之不痛,弃之复长,却偏偏又有时灵活得像玄丝诊脉的那一根细丝。
诸般杂念,灼灼情 欲,瞒不可瞒,欲盖弥彰。
话说多了,说开了,都不好。



莫名想起山海经里的典故:延维,人首蛇身,紫衣朱冠,见之能霸天下。




长身直立,遥望天际曙光微现,感觉着身下隐隐鼓噪的情欲在萧瑟秋风中丝丝平定,沸热血液一点一点重归死寂。
  少顷旭日磅礴而出,照见鲜活世间,勃勃万物。便是冷冬将至,草枯花谢,来年亦有复生之日,如此欣欣不息。





“我要的,你给不了,也不能给。”



孤庙。夏雨。芦花。漠漠黄芦最终也归于虚空。




求仁得仁。何来无色无味之境。






最近各种历史读后的小脑洞~

评论
热度(1)
© 張張張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