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

外婆死后第二年半。
我现在已经可以正视这个现实。

我从小随她长大,为数不多的黑暗中的温存和美好全部来源于这个老人。风儿轻,月儿明。就像一场美梦,我也想沉溺其中。
去超市置办要离家读书的物什,去买了五块檀香香皂抱在怀里,浓郁熟悉的味道溢出,顿时眼眶就湿了。
外婆一直用这个洗手,然后揩上一点雪花膏。似乎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这样,十几年没变。
我爱她,就像爱月亮,爱秋风,爱冬日午后,爱春雨一样。超过了对人的爱和眷恋。
两年来我闲时写过许多关于生活的杂章,却从未有勇气提笔写点什么关于这个老人的语句。就如同佛不可曰一样,我不敢提起。

如今她躺在野外山脚下的棺材里,也许被微生物侵腐成白骨,承载一切的肉体已经归为自然。可是我依旧热烈的爱着她,像爱着生我养我的黄土地。
我不知自己在说着什么,到也就到此为止了。

评论
热度(1)
© 張張張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