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

今天是2015.1.25  一个阴天  五摄氏度   依旧没有雨

下午两点  下了床又回到床上  循环着范宗沛的杨柳  蛮喜欢的一首曲子

有时候是无比理想主义的人,渴望为至高无上的信仰奉献出肉体。却没有什么信仰。又时刻为着一件昂贵的漂亮衣裳缠着父亲。落后于同龄人的时尚半个节拍,却又在某些细小的被肯定被认同被发现中得到极大满足。

没有什么话好说,许多日子就是这样过了,就是听着张火丁的西皮流水随随便便泡上旧茶叶就能在老藤椅在阳台上过一下午的颓废者。今天天阴的厉害,刚才心里乱七八糟的又落了两滴泪,片刻又好了过来。你说人这一辈子为大为小都是这样过了,人情冷暖凭天造,有时候却实在想回老家嫁个土地上的农民家的孩子,趁着天蒙亮去镇上买个菜,教孩子认几个字,下地做活,回家缝衣裳。

不说了。


评论(1)
热度(1)
© 張張張張 | Powered by LOFTER